完美世界手游怎么挂机|完美世界手游官网新区开放时间

佞臣的庶女嫡妻

第089章、拿把真劍

類別:都市言情 作者:靈琲 本章:第089章、拿把真劍

請收藏本站域名:http://www.dsxoo.icu 防止遺忘,或在百度搜索“一起看書網”,謝謝大家捧場!


    從文心樓回來,托月被叫到書房。

    自從上次罰后,已經有兩個多月沒有來書房。

    托月面無表情站在門外,門外下人看到不敢怠慢,打開門道:“老爺交待了,姑娘來了,請馬上入內。”

    走進書房,轉過幾排書架,最后轉過一道屏風,托月直接來到應老爺伏案的隔間,恭恭敬敬地見過禮。

    “女兒拜見父親。”

    “坐吧。”

    應老爺示意女兒坐到右邊。

    托月坐到右邊,最靠近應老爺的坐席上。

    應老爺愣一下道:“李家姑娘回去后,向李大人告了一狀,說你殺了她的侍女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提到李云湄,托月冷笑一下道:“父親,女兒早說過了,只要李云湄不主動招女兒,女兒是不會理會她的,但她要是再招惹女兒,女兒是絕對不會客氣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應老爺問。

    “是她先招惹女兒,威脅女兒交出印鑒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李云湄身邊的奴才,開口閉口就要殺了女兒,于是女兒就小小的不客氣一下。”

    聞得女兒的回答,應老爺皺起眉頭道:“小小的不客氣就殺她的奴才,大大的不客氣你要干什么?殺了李云湄?”

    “是李妃。”

    托月輕描淡寫地說出答案。

    應老爺嚯一下看向女兒,一臉難以置信。

    托月不以為道:“李云湄算個什么東西,殺了她李府不痛不癢的。”

    “天真。”

    應老爺譏諷一句道:“李妃娘娘在深宮大內,你連面都見不上,如何殺得了李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托月看一眼應老爺:“女兒是見不到李妃娘娘,但是皇后娘娘要是知道,李妃娘娘在她身邊安插眼線,父親以為李妃娘娘會是什么結果。”

    “李妃娘娘你都見不到,更何況是皇后娘娘。”應老爺不以為然,托月笑笑道:“女兒可以見到周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不行,女兒把秋闈的題目做一遍,往城墻上面一貼。”

    應老爺輕嘆一聲道:“足智多謀啊,你要是個兒子多好,一定會是父親的左膀右臂。”

    托月沒說話,應老爺卻開口道:“商神醫還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回來,你呀還是好好調養身體,別整天胡思亂想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關于體內的毒,托月早就不抱希望。

    察覺到女兒的心思,應老爺安慰道:“沒到最后,不要輕易放棄希望,總會有辦法的。”

    托月選擇沉默,應老爺無奈道:“你是爹的女兒,你大姐姐也是爹的女兒,爹不能棄你大姐姐于不顧。”

    “女兒向來恩怨分明,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。”托月淡淡道:“別人怎么對女兒,女兒就怎么對別人。大姐姐要過什么樣的生活,是她自己的事情,與女兒無關。”

    “阿離,一家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們是一家人,女兒是孤家寡人。”

    大夫人可以對她的事情袖手旁觀,她也可以大夫人的事情袖手旁觀。

    應府所有人對她的事情袖手旁觀,她也可以所有人的事情袖手旁觀,畢竟她從來不依仗誰生活。

    “你的話爹當你是賭氣,今天不跟你計較,以后要再說這樣的話,爹照樣會罰你。”應老爺是有愧于女兒,可他始終是一家之主,最不愿意聽到這樣離心離骨的話。

    托月早不在乎什么懲罰,冷冷道:“人不犯我我不人犯,人若犯我我讓他去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個姑娘家,動不動就打打殺殺像什么話。”應老爺冷斥一聲,托月不以為然道:“女兒若不打打殺殺,不知道死了多少回,您又不是沒見識過。”

    “父親……”

    “叫爹爹。”

    女兒的刻意疏遠,讓應老爺有些懊惱。

    托月淡淡道:“嫡庶尊卑有別,女兒應該擺正自己身份。”

    應老爺面色一沉道:“你的翅膀還不夠硬,一切還在父親的掌控中,你飛不出應府。”

    “女兒是飛不出應府。”托月也懶得裝純良道:“從此也不會理會府中的任何事情,各自過活,誰也不依仗誰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鐵了心要跟應府、跟爹生分嗎?”應老爺沉聲問,托月冷聲道:“女兒給路邊的野狗扔一塊骨頭,野狗下次見到女兒還會搖搖尾巴,他們……連野狗都不如。”

    “胡說八道。”

    “事實如此。”

    托月一臉輕蔑道:“父親若沒有別的事情,女兒還有要事,先行告退。”

    應老爺揮揮手,托月馬上起身,忽然停下腳步道:“哦煩父親告訴李家姑娘,女兒見她一次揍她一次。”

    應老爺馬上抄起一卷竹簡。

    托月顧不得淑女,拎起裙擺,小跑著逃出書房。

    忽然從旁邊書架傳出一陣輕笑聲,應老爺臉上馬上露出一絲尷尬。

    周先生拿著書卷走出來,笑瞇瞇道:“烘云兄,九姑娘向來是言出必行,你可得記得提醒李家姑娘,見到九姑娘時記得要繞開路走。”

    “還不是你惹得禍。”應老爺沒好氣道:“你明知她不喜出風頭,整天逼她干嘛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現在腸子都悔青。”周先生毫不掩飾道:“說句實在話,你的幾個孩子里,能跟我說上話只有九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幾個小子都是溫室里的花朵,沒有經歷過磨難,沒吃過苦頭。”應老爺沉思一下道:“幾個孩子秋闈表現不錯,我考慮一下打算先送他們到三弟營里,從軍兩年吃些苦頭,再回來讀書考科舉。”

    周先生想一下點點頭道:“如今朝局越發吃緊,參加科舉反倒讓他們卷入朝局,晚兩三年考也不遲。只是一下子全都去軍營恐會引人猜忌,明年的春闈還是得有參加。”

    應老爺若有所思道:“老四、老五、老六會參加,中不中就無所謂啦。”

    周先生猶豫一下道:“有一點我想不明白,你如此鐘愛九姑娘,為何不把她寄名大夫人名下,以嫡女的身份出嫁,以后也不會被夫家的人小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沒想過。”應老爺深深看一眼至友道:“一旦成了嫡女,宮里的御宴、各府的宴席,她就沒有理由推托。”

    “從來女子間的爭斗,就不遜色于男兒的沙場。”應老爺輕嘆一聲道:“宴席上,女子爭奇半艷,你教她如何掩藏自己的鋒芒,如何再有平靜的日子過。”

    “問你一句話……”周先生坐到應老爺面前道:“你的苦心,九姑娘懂嗎?”

    “脾氣倔,像極她母親。”應老爺有些無奈,周先生卻笑瞇瞇道:“你似乎忘記跟九姑娘說最重要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瞧我這記性,這丫頭把我給氣暈了,把正事給忘了。”應老爺一拍大腿,起身道:“得了,我自去一趟成碧館,再看看我們家九姑娘的臉色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該去族學,少了九姑娘的課堂忒沒趣。”

    “你活該。”

    應老爺先離開書房。

    周先生長吁一聲,大步走出書房。

    清晨。

    用過早膳,托月又在書房里修復古玉。

    阿彌和冰兒忽然捧著好些料子進來道:“姑娘,曉月樓送進的料子,說是皇城里最時興的花樣,陳娘子特地把最好的幾匹料子帶進府里,請姑娘先挑了,好裁制年節、上元節的衣裳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看著選吧。”

    托月頭也不抬,連看都懶得看一眼。

    似是早料到結果,阿彌和冰兒默契地相視一笑。

    阿彌拿出一匹料子,故意大聲道:“這匹料子質地輕軟,顏色鮮亮,用來裁制舞衣定是光彩奪目。”

    “舞衣!”

    托月驚訝地抬起頭。

    冰兒一臉無語道:“姑娘,你忘了昨天老爺的話,還有上元節的習俗。”

    上元節習俗?托月還是一臉茫然,阿彌道:“姑娘,上元節御宴,你得為六公子起舞啊。”

    起舞?托月目光空洞一會兒道:“哦,難怪昨天爹爹過來,說要我趕緊編一支舞,偏偏又不告訴我原因,原來是上元節御宴的獻藝啊。”

    上元節御宴,定親的男女需要一起獻藝。

    通常是男子奏樂女子起舞,以檢測兩人是否心有靈犀。

    什么心有靈犀都是假的,若真心愿意在一起,私下肯定會見面商議過,自然曲舞相融。

    若根本不愿意在一起,哪里會私下見面商議,御宴上奏什么曲、跳什么舞彼此都不知道,到時候肯定會破綻百出。

    “我是庶女呀。”托月一臉不甘。

    “六公子是嫡子呀。”阿彌一言堵得她說不出話。

    托月昂首長嘆一聲道:“這都什么破事啊,八輩子都沒有想過要跳舞,武功招式眼我會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姑娘可以舞劍啊”

    冰兒想一下馬上為她出主意,跳舞需要深厚的功底,沒有幾年功夫是跳不出韻味。

    阿彌興奮得拍掌笑道:“這個想法不錯,咱們姑娘就舞劍,如此一來便沒有人與姑娘相同,姑娘也能獨樹一幟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姑娘早上起來,先練一個時辰的劍,不然不許進書房。”冰兒奏到托月耳邊道:“到時候,就算有人過來打探姑娘的準備情況,咱們也能蒙騙過關,不走漏半點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滾。”

    托月沒好氣地應一句。

    冰兒卻沒聽到似的道:“晚上奴婢就跟良玉說,讓她教姑娘一套劍法,而且要看起來很美的劍法。”

    墨染塵有什么好的,值得她如此費心思,托月心煩地揮揮手道:“出去,出去,出去,都別打擾我修得古玉。”

    阿彌和冰兒相視一眼,忍著笑退出外面,無論外人怎么說墨家公子不近人情,他們都覺得兩人間有某種默契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托月就悲催地被兩個丫頭挖出被窩。

    良玉一身短打勁裝站在院子里,雙手奉上一把木劍道:“姑娘先用此劍練習,待熟練后再用真劍。”

    托月接過木劍,莫名的有一種熟悉感,耳邊響起良玉的聲音:“姑娘要表演劍舞,這套《飛仙劍法》最合適不過,動作優美流暢,且易學易通,最適合女子表演用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先從頭到尾舞一遍,姑娘先記下招式。”

    良玉拔出長劍,挽一個漂亮的劍法,一套姿態優美、招式曼妙、身法輕盈的劍法,就展現在托月面前。

    托月從頭到尾認真地看完整套劍法,忽然竟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,揮動手中的木劍跟著良玉一起舞。

    托月本就有過目不忘之能,再加上似曾相識的感覺,第一遍雖然舞得不是很流暢,動作卻沒有半點錯漏,多練習幾遍后已經能輕松舞完整套劍法。

    良玉卻沒有絲毫意外,淡淡道:“姑娘的招式沒什么問題,只是動作還不夠舒展,欠缺點美感。”

    托月無力地啊一聲,就聽到良玉毫不客氣道:“以后每天姑娘除了練劍法,還得練練基本功,拉筋、壓腿什么的,就算是劍舞也是有功底才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放過我吧。”

    托月無力地求饒,快要哭出聲音。

    大冷天的被早早拉起就算了,還要做這么多事情,托月內心崩潰。

    阿彌卻不以為然道:“奴婢覺得姑娘身體不健壯,就是平時動得太少,多活動活動經脈流通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滾!滾!滾!”

    托月惱怒地大叫三聲,第二天還是照樣被架起床。

    慶幸的是昨天練習結束后,冰兒有幫她按摩推拿,今早起來身體沒有點酸痛。

    如此幾天下來,托月也漸漸習慣,不僅劍舞得越來越好,食量也從原來小半碗米飯,增加到滿滿的一大碗。

    陳娘子來量身,看到她的變化后面帶笑容道:“還好奴家裁舞衣前,在衣服上做了一個小小的機關,衣服能收小也能放大,姑娘再長十多斤肉也照樣能穿進去,跳起舞來也絲毫不受影響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。”

    正說得有趣時,阿彌神情凝重地走進來。

    陳娘子識趣地離開,阿彌小聲道:“姑娘,大姑娘回來,同行的還有姑爺和李姑娘。”

    托月還沒想出他們過府的理由,蓮兒就進來傳話道:“姑娘,方才黎媽媽來傳話,請姑娘到正廳陪貴客說話。”

    “冰兒,拿把真劍。”

    托月愣一下,馬上讓冰兒拿武器。

    冰兒拿著過來,猶豫一下問:“姑娘,你要真劍干嘛。”

    看著主子的神情,冰兒不禁有些擔憂,生怕托月會做出什么沖動的事情,惹怒應老爺被罰。

    “去砍了李云湄。”

    托月說完,就提著劍大步走出書房。


如果您喜歡,請把《佞臣的庶女嫡妻》,方便以后閱讀佞臣的庶女嫡妻第089章、拿把真劍后的更新連載!
如果你對佞臣的庶女嫡妻第089章、拿把真劍并對佞臣的庶女嫡妻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。
完美世界手游怎么挂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