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美世界手游怎么挂机|完美世界手游官网新区开放时间

一生風月且隨緣

第一百七十一章 離開

類別:都市言情 作者:夜纖雪 本章:第一百七十一章 離開

請收藏本站域名:http://www.dsxoo.icu 防止遺忘,或在百度搜索“一起看書網”,謝謝大家捧場!


    前線的情況不明,各地戰報看得讓人心驚,雖然沒有節節敗退,甚至接連有捷報傳來,可是消耗的彈藥物資已讓軍需官暗暗叫苦,戰爭就是一個燒錢的玩意。就算顏子回和易歡財力雄厚,也無法同時支撐多場戰爭,更何況不僅花旗國,凍結了易歡在花旗銀行的戶口,讓她取不出錢來。戰爭還讓很多原料也運送不進來,薊州的物價已經飆升到一個新的高度,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“玄齡,抱歉,我不得不離開你,希望我們還有再見之日。”易歡的手指在顏子回的照片上,輕輕拂過,戀戀不舍。姜帥顯然不愿意讓自己的女兒,屈居人下,遲遲不肯發兵。

    想了想,易歡將相框放進了行李包,拿起放在桌上的離婚協議書下了樓,廳里,顏家女眷以及顏子章和顏子路都在,少霞也收拾好行李,和宋瀚一起站在樓梯口,“四小姐(少夫人)。”

    易歡對兩人笑了笑,把行李包,遞給宋瀚;宋瀚執意留在她身邊,說是奉七少的命令保護她,沒有七少的命令,他不會離開,易歡也就隨了他。

    “夫人,離婚協議書,我已簽了字。”易歡走到了顏夫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還做了件像樣的事。”顏夫人接過協議書。

    易歡扯了扯嘴角,事到如今,她實在是沒心情,也沒必要再與顏夫人做口舌之爭了,“少霞,我們走。”

    “七弟妹。”王紅喊道。

    易歡看著她,微微欠身,“五嫂,再見。”言罷,易歡頭也不回的走出了大門。

    王紅的眼淚落了下來,事情怎么會變成這樣?

    易歡帶著少霞沒有回易公館,去了龍虎堂,“南哥,我要離開薊州去花旗國,麻煩你幫我想辦法。”

    “四小姐,出什么事了?”周震南看著少霞和宋瀚手中的行李,雙眉緊鎖。

    “不要問,我不想說,只想盡快離開。”易歡滿臉倦容,身心憔悴。

    “我讓人收拾房間。”周震南把所有的疑問都吞進肚子里。

    易歡在龍虎堂暫時住了下來,易家人一無所知;顏夫人拿著離婚協議書,是如何跟粵南方面商談的,易歡無從知曉,更不知道兩天后,粵南的報紙上刊登了姜顏兩家即將聯姻的消息,好在因為戰亂,這消息暫時還沒有傳到北邊來。

    十一月二十七日傍晚,周震南帶回來一個“好消息”,“四小姐,芝罘有貨船,前往港城。”北方在打戰,外國的客船不準靠近,只有輾轉去別處。

    “那就去港城,再從港城去花旗國。”易歡離開督軍府后,看戰報就沒有那么方便,她不知道戰況是否有改善,她只想盡快趕到花旗國,然后想辦法用飛機運彈藥和物資回來。

    怕錯過那艘貨船,易歡當即決定連夜出發,有宋瀚在,要出城很容易,汽車開到車外,一路沉默的易歡突然開口道:“停車。”

    周震南依言停車,易歡下車,看著不遠處的城墻,眼中有著留戀,亦帶著一絲決絕,垂首輕嘆,轉身上車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車開到半路,易歡就靠在少霞的懷里睡著了,迷迷瞪瞪睡了四五個小時,天亮了。大約十一點時,汽車到了碼頭附近,津沽的戰火沒有蔓延過來。周震南先下車去找人,易歡、宋瀚和少霞仍舊坐在車上。

    半個小時后,周震南過來了,“四小姐,船下午兩點鐘開,現在還有時間,不如去吃點東西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易歡提著小包下車,或許是坐車時間太長,下車時有些暈眩,身子晃了晃。

    “四小姐。”少霞憂心忡忡。

    “就是沒站穩,不必大驚小怪的。”易歡淡笑道。

    碼頭附近有好幾家小店,周震南找了一家看起來比較干凈的面店,幾人進去,一人要了碗面;易歡吃了幾口,胃里一陣翻騰,惡心想吐,趕忙捂住嘴;到此時,易歡可以確定她懷上了,可惜如今這個情況,她已經不能和孩子的父親分享這個喜悅。

    “四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七夫人。”

    三人同時喊道。

    易歡擺擺手,“沒事,早上沒吃東西,這會子胃有些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三人都沒成親,接觸孕婦的時間也不多,也就沒往易歡懷孕這方面想,對她的話信以為真。

    一點鐘左右,可以上船了,易歡從包里拿出一封信,遞給周震南,“南哥,等你回到薊州,將信送回易公館,告訴我爹娘,沒能當面拜別父母,是我不孝,還請二老原諒。”

    “四小姐,你多保重,一路平安。”周震南其實很想跟著易歡一起上船,可是不行,龍虎堂還有許多事要他處理。

    “保重。”易歡忍淚上了船。

    半個小時后,船緩緩駛離碼頭。易歡慢慢吐出一口氣,仰靠在椅背上,此去經年,天涯路遠,再回首時,那人身邊只怕已有了如花美眷。

    周震南將易歡的信帶回了薊州城,看完信,易母哭了,易父怒道:“顏家實在是欺人太甚。”

    易家人非常憤怒,恨不能去督軍府找顏夫人算賬,可是易歡在信在說得很明白,她離開固然有顏夫人的原因,但也有自己的考量,希望父母不要太過生氣。易歐嘆了口氣,道:“發個電報給三妹,讓她好好照顧小妹吧。”

    易家人神情黯然,歡歡喜喜的把人嫁出去,以為能夫妻和順,恩愛白頭,誰知道才過了一年多,就弄勞燕紛飛。

    船順流而下,三日后,就抵達了港城,這天粵南軍奪下了零城,揮兵北上,朝衡城進軍;衡城防守薄弱,眼見情況危急,陳督軍立刻發電報給陳澤杭,讓他帶兵回援。

    接到電報的陳澤杭,正在強攻洺州,與華夏新軍第五師和第十三師打得難分難解,“轟!轟!轟!”炮彈從洺州城內飛出,尖利的破空聲在頭頂響起,一些有經驗的老兵立刻臉色大變,喊道:“炮擊,快隱蔽!”

    可炮彈落地,爆炸了。一團團的火光在陣地上升起,不少的士兵被炸飛,撕成了碎片,血染大地。

    “撤兵。”陳澤杭猶豫了良久,他其實可以攻下洺州,再回援,可是他一撤兵,華夏新兵必然會卷土重來,到時將洺州再奪回去。攻不攻占洺州,已然沒有必要,只是陳澤杭不明白姜帥為什么愿意出兵?

    滬東軍這一撤,華夏新軍兩師的壓力驟減,第五師繼續留守洺州,第十三師前往寧省增援第九師和第十師。

    這一切,易歡都無從知曉,港城是鷹國的殖民地,還沒有被戰火波及,因而有許多華夏人會選擇從這里轉道出國;買去船票需要一點時間,找了個環境還不錯的旅店暫住。

    “少霞,讓伙計送熱水上來。”易歡在船上沒法沐浴,雖然只有三天,仍然覺得渾身不舒服。

    半個小時后,易歡就泡在了浴桶里,摸著仍然平坦的腹部,“你是不是知道你父親不能陪著我,所以才來的嗎?”

    洗了熱水澡,一身的疲憊頓時消散很多。易歡從浴室出來,少霞笑盈盈地道:“小姐,宋大哥剛從外面買了糕點回來,你要不要嘗嘗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易歡也有些餓了。

    吃了幾塊糕點,填飽了肚子,倦意襲來,易歡打了個呵欠道:“我要睡會,等傍晚時,在叫醒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給小姐鋪床。”少霞立刻道。

    易歡去浴室漱了口,上床睡覺。

    第二天,易歡給了宋瀚三根金條,讓他去買船票,周震南為易歡準備了二十根金條,說什么,“窮家富路。”易歡那時也沒心情去管這些事,也就隨了他。

    易歡帶著少霞上街,去購買一些必需品。城里到處都是西式的建筑,街上有許多穿著時尚的小姐太太拎著購物袋,在店鋪進進出出。易歡看到有人在賣橘子,走了過去,“橘子怎么賣?”

    “六分錢一斤,小姐要幾斤?”貨郎笑問道。

    “稱上三斤吧。”易歡看著那些橘子,嘴里不由自主的分泌出唾液來。

    貨郎替她稱了三斤,少霞給了錢,將橘子放在后面的跟著的黃包車上。

    易歡又去賣果脯的店里,買了半斤梅子、半斤蘋果脯、半斤杏脯、半斤桃脯,還去糕點店買了酥餅、紅豆糕、綠豆糕等吃食;少霞不解地問道:“小姐,你不是不愛吃這些東西嗎?”

    “帶到船上吃。”易歡擔心船上的東西,她吃不下,到時候會餓壞肚子里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小姐,那再稱點花生和瓜子吧。”少霞眼睛亮亮地道。

    易歡笑道:“好,撿你喜歡的稱。”

    少霞樂呵呵地又買了一些零嘴,裝在布袋一起放在了黃包車上,“小姐,我們再去哪兒?”

    易歡笑道:“去醫館。”船上風浪大,她得為肚子里的孩子,做好萬全準備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哪里不舒服?”少霞緊張地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過是備著,以防不時之需。”易歡可不敢告訴少霞,她懷孕的事,怕少霞和宋瀚不讓她出國。

    到了醫館,易歡找了個借口,讓少霞留在外面看著黃包車和車夫,她獨自進了醫館,請坐堂大夫為她診了個脈。大夫伸出三根手指搭在她手腕處,“夫人的脈象往來流利,如珠滾玉盤之狀,恭喜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孩子可好?”易歡有些擔心,懷著身孕一路奔波,她真怕出什么問題。

    “胎很穩,夫人盡管放心。”大夫答道。

    “我年初曾流產過,幾天后還要坐船出國,還大夫給我開幾劑保胎藥。”易歡直言道。

    “夫人,是藥三分毒,能不吃還是不吃的好。”大夫告誡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只是備著,若無必要,我不會吃的。”易歡知大夫是一番好意,認真答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替夫人撿五劑。”大夫開了藥方,給易歡撿了藥。

    從醫館出來,再沒什么需要買得了,主仆二人就回了旅館。過了一會,宋瀚也回來了,“夫人,船票買到了,是后天的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了。”易歡笑道。

    次日,易歡沒有出門,在房里看報紙,“前日,倭國戰艦炮轟大沽口,致使華夏新軍,守軍死傷十余人。”

    易歡臉色微變,該死的倭人。只可惜《港報》對戰爭的報道并不太多,不過以顏子回的身份,他若戰死,必然是轟動的新聞。沒有與他有關的報道,也就表明,他現在還活著。

    顏子回當然還活著,電話線也接上了,他打了電話回薊州的督軍府,接電話的是顏夫人。母子倆說了幾話,顏子回就道:“母親,我有幾句話要和歡兒說。”

    “她不在家,她出門去打牌了。”顏夫人根本不敢說實話,“你有什么話,告訴我,我跟她說。”

    顏子回沉默片刻,道:“沒什么,就是讓她好好保重身體。”那些情話,他怎么好說給母親聽。

    第二天的上午九點,宋瀚護著易歡和少霞去了碼頭,登上了那艘開往花旗國的巨大客輪。再一次踏上去往異國他鄉的旅途,易歡滿腹愁緒,只盼著顏子回的撐下去,撐到她運送彈藥和物資回來。

    “嗚!”汽笛響起,客輪緩緩地離開了碼頭。

    在這艘客輪上,有許多前往花旗國的華夏人,有幾個婦人,見她住豪華頭等艙內,身邊還帶著一男一女兩個隨從,暗自揣測她的身份,并過來與她攀談,“太太,你好,大家同行去花旗國,也是難得的緣份,我姓于,不知道太太貴姓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稱呼我趙太太。”易歡用得是母親的姓氏,不愿旁人聽到她的姓氏聯想到什么,顏和易,這兩個姓都不常見。

    這位于太太是八面玲瓏的人物,只可惜易歡情緒低落,客氣地敷衍了幾句,就回艙內休息了,再加上宋瀚的阻攔,漸漸的也就沒人上前來打擾她了。

    就在易歡坐船離開港城這天下午,顏子回誘敵計劃成功,“等他們進入預定的包圍圈,就開火,不要給他們任何逃回戰艦的機地。”

    “是,督軍。”兩個師長點頭應道。

    四點五十分,顏子回放下了手中的望遠鏡,下令,“開火。”

    開火的不僅是機槍、步槍,還有華夏新軍的一百門一百零五毫米的輕型榴彈炮,這些榴彈炮是為了摧毀那些戰艦的,只有讓這些戰艦受創,退出戰場,華夏新軍才會有勝算。


如果您喜歡,請把《一生風月且隨緣》,方便以后閱讀一生風月且隨緣第一百七十一章 離開后的更新連載!
如果你對一生風月且隨緣第一百七十一章 離開并對一生風月且隨緣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。
完美世界手游怎么挂机